XK小说网/都市小说/内容

《放开那个校花》全文免费阅读《放开那个校花》小说最新章节

都市小说 2020-01-20 23:40:27 阅读(3)

      《放开那个校花》是作者长秀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都市小说,主角林暗,夏音。小说讲述了:重生到20年前的高中生身上的林暗,意外龙魂入体开启龙魂戒,开启恣意人生! 强吻班花,巧撩校花,攻略美女校医…… 为了揭开龙魂戒之密,为了守护自己所爱之人,他毅然踏入武者世界! 龙神归位,道清前世今生因果缘由,穿越重生之谜也终于真相大白……

      《放开那个校花》小说试读:

      “啊!夏音被林暗这小子给强亲了!”

      江宁市,一如往常的第一高中,正在上课。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夹杂着数不清的愤怒、痛惜、惊诧的惨叫声从高三23班的教室内响起,一瞬间便刺破了整个学校的宁静。

      “住嘴!”

      “这厮怎敢如此!”

      “败类,还不停下!”

      ···“哇,我的班花女神,初吻没了!”

      “全班第一草包居然敢亲我们的女神,这小子不想活了!”

      紧随那声惨叫,23班内顿时群情激奋,一片口诛笔伐。有几个男同学甚至都站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眼里冒着烈火,死盯着讲台上那对拥吻的男女。

      班主任老王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拥吻着的一男一女,准确来说是男的强行亲吻了女的,心中宛如惊涛骇浪。老王发誓,自己十几年的教书生涯中,还从没学生敢当着他的面做这种事。

      这男同学不是别人,正是班上最为有名的孤儿,同时也是草包的代名词林暗,文不成武不就,性格懦弱,偏偏还不学无术。在整个23班,从来都在倒数第一第二徘徊,愣是从没往倒数第三踏入过一次,就因为这,林暗还博得了一个匪号:林三。

      这次,这林暗如往常一样在课堂上睡觉,作为班主任的老王看到了,顿时心里不喜。在台上哼哼嗤嗤了半天,结果这货还是自己睡自己的,忍无可忍之下老王把他喊了上来做题,结果不出意料这货一点都不会,硬生生站了十分钟。

      没办法,老王只好又叫了班上学习最好的夏音上来解答,总得给个台阶下吧,不然两个人多尴尬。顺带也可以借此对这林暗好好批评好好教育,希望能感化他一丁点也是好的。

      老王盘算得挺好,但是意外总在不经意间来临。老王对林暗苦口婆心、好说歹说,这林暗却跟个傻子一样发着呆。就在老王快要批评教育完的时候,一直这么呆呆傻傻的林暗,突然就强吻了好学生夏音。

      老王心里很是郁闷,老王狠狠的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响彻整个教室。

      “林暗!”老王气得脸上的眼睛都在抖:“你还不放开夏音,你要亲到什么时候!”

      “张强,刘建国,你们还站着干嘛,赶紧过来把他拉开啊!”见林暗继续无视着自己,老王吼道。

      张强和刘建国得到了老王的授权,立马冲了上来,一把把林暗给拉开,怕这林暗还要冲上去继续吻,两人架着林暗一下都不敢松开。

      这林暗被两人拉开了,却是一脸的无所谓的笑意,这笑意里甚至有着解脱、轻松和莫名的意味。但是,在别人看来,这一脸的笑分外可恶!这厮干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居然还笑得出来!

      “夏音,你回座位去吧。”老王松了口气,转过头对那边吓傻了一样的夏音道。

      夏音不愧是班花,清丽可人的脸或许是被吓到了,一脸的楚楚可怜,更是让人不忍。被老王一说,夏音如梦初醒,顿时泫然欲泣。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把脸一埋,默默垂泪去了。

      “林暗!”老王看到了好学生夏音这个样子,心里一声叹息。再看到那边一脸无所谓的林暗,顿时怒气值蹭蹭蹭的上涨。

      “下课后把检讨交上来,检讨不好好写,不给全班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算校长再怎么可怜你,我也要开除你!张强、刘建国,你们两把他带下去。”看着还是一言不发的林暗,老王一甩粉笔道。

      “都别吵了!现在自习!”看到林暗被张强两人按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老王在讲台上留下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走了。看样子是去把这事跟校长说去了。

      老王一走,23班顿时就炸锅了,就刚才的事,大家如同捞着了一个有着无限谈资的八卦,纷纷交头接耳,说的不亦乐乎。

      当然,这些话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对林暗的声讨。

      反观那林暗,依然是一脸无所谓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发呆,对周围的一切指指点点统统选择了无视,就连刚刚他还强吻了的班花夏音,他都没多看一眼。

      至于老王说的要写检讨,林暗连笔都没拿一下,更别说写了。此时,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确切的说,此时的林暗已经不是那个匪号林三的林暗了。现在在林暗这具身体里的是个穿越的灵魂,名字也叫林暗。这个林暗是现代人林暗,人如其名,人生活得一片灰暗,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为了救一个小女孩,惨死在车轮底下。不知道为什么,灵魂却飘飘忽忽穿越重生到了这个林暗的身上。

      原来的林暗是草包一个,懦弱无能,又是一个孤儿,本就对生活充满了绝望,再加上自暴自弃,这次又在自己心里爱慕已久的班花面前大出丑,一个心绪不稳,魂魄离位,却正好让现在的林暗那一缕魂魄给归了位。

      而这归位的时间也巧合得很,正是老王对林暗一番长篇大论的时候。所以,这时候的林暗一直显得呆呆傻傻的,被老王误会他在无视自己。

      林暗灵魂归位,那原本的林暗魂魄自然就消失了,但是原本的林暗身体里却还存在着一道执念,这执念的存在让归位的林暗感觉自己与这具身体完全做不到灵肉合一,让现在的林暗怎么都感觉到别扭。

      几番确认后,林暗发现,这原主人的执念就是对这班花夏音的爱慕,虽然他本身是一个草包,但是这不妨碍他对美好的向往。纵观这原主人的人生,只怕对夏音的爱慕是他人生唯一的一点希冀了。所以这道执念不是一般的强,无论现在的林暗怎么努力,这执念依然不休。

      林暗暗叹一声,只好做了一个决定。然后就发生了第一高中有史以来的第一草包林三,当着班主任的面儿,强吻班花夏音的事故,这个事故影响之大,直接让老王把好好的数学课硬生生给改成了自习课。

      做了这么个人神共愤的举动之后,林暗发现果然有效果,那道强烈的执念在他一亲芳泽之后如烟一般,被风吹散。至此,林暗才算是彻底与这肉身灵肉合一,再无任何滞碍。

      接着,林暗便继承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了解了这个时代的背景和情况。发现自己不仅是重生,而且还是穿越到了1998年,重生在了这个林暗的身上。这对于现在的林暗来说,不啻于是再活一次。

      林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要重活一次了,作为一个现代人,穿越到20世纪,回到学生时代,这一切的一切,简直太玄乎了。

      林暗震撼不已,好半天都没缓过来。于是不可避免的,在别人看来,他这副发呆的样子就是毫无悔改之心。真真是让人无法容忍!

      这不,一个人应该是忍无可忍了,他砰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林暗大喝道:“林三!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还不快向夏音道歉!”

      这站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班长周正超。周正超家世不错,自己本人模样端正,学习好,又身居班长要职,从小到大都比普通人有优越感,这让他觉得只有自己才配得上班花夏音。虽然他暗地里也一直在追求着夏音,但是明面上他不能让人看出来,不然他那股优越感就要荡然无存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到现在连夏音的手都没牵过,没想到却让林暗捷足先登了,而且还是初吻被夺走。

      这下周正超不淡定了,他感觉自己像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再也顾不得那优越感了。刚才忍了半天,这下老王走了,周正超也就不装什么好学生了,第一个就站起来痛斥林暗,还不忘以林暗的匪号羞辱他,并要求林暗道歉。

      周正超的举动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夏音都抬起了头看向了他。看到这样的效果,周正超心里暗暗有些小得意:这林三果然犯了众怒,自己第一个站起来发声看来是无比机智的。

      周正超脸上的表情越发正义凛然了。

      林暗此时刚刚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冷不丁的就听到有人喊他匪号。抬眼一看,就见到周正超的怒目而视。

      这货是吃错药了吧,你至于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吗?林暗一看周正超那演的无比正经的脸,一脑门的无语。

      林暗瞥了周正超一眼,话都懒得跟这货多说,当即无视了他。伸了伸个懒腰,林暗想起刚才老王的话,暗叹一声,这检讨还是要写的。重生到这么一个同名同姓的林暗身上来,一来就为了能彻底融合搞了这么大个事,这穿越也算是波折迭起。

      更要命的是,对于现在的林暗来说,这学校可是他唯一的安身立命之所,要是被开除,以他一个高中毕业证都拿不到的高中生,上一世又穷困潦倒一事无成,这一世怕又要重蹈前世的覆辙。

      至于那个什么班长,林暗想着自己一个现代人,多活了几十年,就懒得跟这小屁孩见识,有多远死多远去吧。林暗琢磨着眼前这一关该怎么过,一点别的多余的心思都没有。

      “林三,你是聋了吗?现在连道个歉都不敢?”被无视了,周正超顿感尴尬,不就是想好好出个风头嘛,这厮居然不配合。

      林暗正在头疼检讨的事,本不想理会这个尾巴翘上天的班长,结果这货还没完没了。

      “关你屁事!”林暗斜了周正超一眼,直接丢下了四个字,然后继续头疼自己的检讨去了。

      林暗的这一反应让周正超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其他人却都惊诧了,一向懦弱无能又草包的林暗今天先是强吻班花,现在又是和班长周正超硬怼,这家伙改性了吧。

      “不关我事?林三,我是班长!”周正超这下是恼了,自己站出来出风头原本以为以这怂包的德性,是十拿九稳的,结果这货突然改性,弄得自己下不来台,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你强吻夏音同学,对班级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为了不影响大家的自习,现在我命令你滚出去站着!”周正超说不客气就不客气,直接一朵高帽盖下来。

      上纲上线了,泥人也有几分火气的!林暗听得周正超这翻说辞,原本重生的好心情一下荡然无存。

      林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盯着周正超的脸道:“你叫谁滚出去?”

      “我叫你,林三,滚出去。”周正超吸了口气道。

      “林三也是你能叫的吗?”林暗见着周正超一幅色厉内荏的样子,直接一瞪眼,又让周正超心里虚了一下。

      “哼,谁不知道你常年倒数第一第二,不仅我能叫你林三,谁都可以叫你林三,就连…”周正超强硬道。

      “咯咯咯···”周正超的话没说完,教室里响起了一阵欢快的猪笑。众人一看,正是那常年倒数第三的朱小明。这厮看来是被周正超的话引起了优越感,笑得那叫一个畅快。

      被打断了自己的训话,心情本就不怎么美丽的周正超顿时一阵烦闷,没好气的一转头朝朱小明吼道:“朱小明!你这个常年倒数第三的笑什么笑,跟个猪一样,你也出去站着!”

      猪笑声戛然而止,朱小明那圆圆胖胖的脸顿时一跨,或许是他比较怕周正超,被他一吼,唯唯诺诺的站了起来,往走廊外面走去。

      见朱小明这么识趣,周正超可算是找到了一丝威风,心情也好了点,冷冷的看着林暗,一脸的得意。

      “周正超,你好大的威风啊。”林暗嘴角牵扯出一个蔑视的笑意,一转身,往走廊外走去了。林暗现在还头疼检讨的事,不能再惹麻烦了,否则还真不一定能在这学校待下去,到时候他连这安身立命之所都没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高三下学期了,马上就要毕业了,就算再怎么差至少也有个高中毕业证,以后走出去至少也是有点出路。要是这中途被开除了,林暗怕是走出去都没人要,养活自己这一世都要付出无尽的辛苦。

      看到林暗服软,周正超顿时觉得有一种大夏天吃了冰激凌一样的爽感。他满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自觉风头一时无两。

      “慢着!”正待周正超要坐下的时候,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周正超听到这个声音,没来由的就是眉头一皱。

      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死对头欧阳行。两家一直都不太对付,尤其是欧阳家别看富裕,但是始终被周家压着一头。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欧阳行和周正超上了高中,凑巧在同一个班级里,更巧的是周正超是班长,欧阳行又是副班长。周家又压了欧阳家一头,这让两家更是不对付。

      自然而然,周正超和欧阳行就是死对头了。

      这次,周正超耍威风成功,欧阳行可看不下去了。见到林暗就要走出去了,他立即就喊了一声,怎么的都得做点啥,不能让他周正超这么得意。

      “林暗,你回来坐着,王老师都没说要你出去站着,某些人为了耍威风想滥用职权,我欧阳行第一个不答应。”欧阳行是一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青年,长相也不赖,只是笑起来有些痞痞的。

      “文静,你去把朱小明也喊进来。”说着,欧阳行转过头对同桌的一个女生道。

      “哦。”名字叫文静的女生答应一声,赶紧起来往外面跑去。

      林暗听到欧阳行的话,停了下来,转过头看了看欧阳行,心里顿时有些了然。这欧阳行与周正超不对付,全班都知道,欧阳行把自己喊住,应该也只是为了恶心周正超的。

      虽然被欧阳行利用了,林暗也不着恼,倒是好暇以整的想看看周正超会怎么应对,这两人要斗就斗,自己就当看戏。

      “欧阳行,你说谁滥用职权呢?”周正超一听欧阳行的话就不舒服。

      “说谁谁知道。”欧阳行斜了周正超一眼。

      “你!欧阳行,今天的事你最好别管。”

      “本少爷就是管定了,怎么着啊你。”

      “欧阳行,你非要跟我作对吗?”

      “呵呵,只是看不惯而已,仗着芝麻大点儿的官,就想放火,可笑。”

      “欧阳行,你是想打架吗?”

      “周正超,就你那身子板,本少爷都怕脏了手。”

      周正超恶狠狠的盯着欧阳行,眼睛里直冒火,恨不得把欧阳行就地正法。

      欧阳行依然是一副吊吊的样子,毫不示弱。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强吻事件演变成了正副班长对峙的画面,这一出也是够奇葩的。

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