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小说网/古代言情/内容

《嗜宠而娇:王爷,请上榻》全文免费阅读-主角赵凛唐精儿小说最新章节

古代言情 2020-03-20 17:19:55 阅读(0)

      《嗜宠而娇:王爷,请上榻》是作者紫云英所著的一部很好看的穿越小说,主角赵凛,唐精儿。小说讲述了:赵凛是威震四方的昭王爷,是战功赫赫的飞龙将军。 为了给自己的恋人治病,他不惜强娶身为神医之后的唐精儿,对她百般折磨。 她父亲惨死于他恋人之手,她决意一场大火与仇人同归于尽,可是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处阴冷的地牢之中。 说罢,他手执利刃,亲自将她容貌毁尽。 她倔强不屈,终是逃出了他的牢笼,他愤然掀起全城搜捕,终在悬崖绝境之上捉到无处可逃的她。

      《嗜宠而娇:王爷,请上榻》小说试读:

      “哭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幽暗的地下密室中,男人压抑着喘息声冷冷道,那冷冰冰的声音就像是一条毒蛇,让幽暗的环境变得更加阴森起来。男人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意,他那冷冽的眼眸中毫不掩饰的释放着原始的欲望。

      “我恨你!我一辈子都恨你!”唐精儿绝望哭道,樱唇被咬出了点点鲜血,桃花水眸泪雾朦胧,娇媚百态的脸上泪痕遍布。

      空旷的地下密室,清冽的活水穿墙而泄,水流流过层层大理白石的阶梯,最后汇入低矮处的一口方池之中,四周是潮湿阴冷的石壁,均是经过打磨的光滑的大理石,红烛依然燃烧着,流下的蜡泪如同盛开的红莲一般。

      池水中,身躯健硕的男人将她死死的抵在池壁上,粗重的低喘被哗啦的水流声所削弱,而与女子的娇喘啜泣密密的缠绕在一起,阴冷的石室中弥漫着清冽的旖旎。

      “你有什么资格恨我?嗯?”赵凛捏起唐精儿的下巴,紧紧的盯着那一双带着哀怨与怨恨的水眸,阴魅一笑道,点点水滴正在顺着他坚毅脸部线条滑落,而那一点一滴的,早就无法区分是汗水还是池中水。看着那一张痛苦而娇俏的小脸,赵凛眼前飘过她往日那倔强不服输的眼神,而现在看到她那被自己彻底征服之后的无助与迷惘,赵凛心里畅快极了。

      女人的后腰被宽而有力的大掌紧握着,那里的肌肤如同那大理石一般的光滑,让人爱不释手;而胸前的俩座洁白无瑕额雪山则被坚硬的胸膛无情的压迫,男人恨不得将自己死死的嵌入柔嫩的躯体之中,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唐精儿眼中噙泪,死命忍痛道,这虽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折磨。

      脸色带着异样绯红的娇媚女人紧蹙着一对秀眉,满面的泪痕,娇媚的脸蛋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而那眼中的哀怨却足以让任何铁石心肠的男人都心颤,可是赵凛的眼中却只是充满了嗜血的兴奋。

      唐精儿那一头墨一般的黑发散在水中,几缕发丝被水浸湿,贴在她那柔美俏丽的脸庞上,身上的一层薄纱入水之后早已与肤色融为了一体,此刻的她不再像是那一朵明艳娇媚的火红莲,唇瓣上的鲜血让她犹如备受风雨摧残的合欢一般。

      她感到自己仿佛被锁在冰火炼狱之中,身后冰冷的大理石石壁让她肌肤麻木,而那具滚烫的躯体,却让她犹如被灼伤一般。她憎恨男人的野蛮侵略,可是却无法自控的贪恋着他的体温。

      “你是我的王妃,对你做任何事都无需理由。”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哑着嗓音道,他双目猩红着,额角的青筋凸暴,身上的酒气已经渐渐被女人身上所带有的独特馨香所掩盖。

      此刻的唐精儿后悔不已,她后悔自己应该乖乖的将那些汤药悉数喝下,而不应该激怒他。唐精儿几乎昏死过去。

      “求求你我求求你唔——”终于,无法承受的唐精儿绝望无助的哀求着,她的声音已经哑的不像话了,可是她那卑微的哀求丝毫没有乞得男人的一丝怜悯,他甚至在她的哀求中一路高歌猛进。

      夜很漫长,永无止境的动荡让唐精儿头晕目眩,她仿佛已经无法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存在,男人的强势掠夺让她精疲力尽,直到她最后昏死过去,她才被赐予宽恕。

      第二日,当唐精儿醒来的时候,浑身的酸痛让她以为自己昨夜是被车轮子碾过,死沉的昏睡让她的记忆发生了断片。在她醒来的一刻,有短暂的失忆,她迷茫的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是却不清楚自己是在哪里,自己到底是谁。

      即使过去了半年的时间,她还是无法适应醒来第一眼所看到的东西,在她的潜意识中,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应该是她偶像琼杰特的海报,初中的时候她便将她的海报贴在自己卧室的天花板上,可是现在,她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顶大红色的帐子。而每日清晨睁开眼的一刻,唐精儿都会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做了半年时间的唐甄,唐精儿偶尔便会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咳咳——”起身的瞬间,一阵急咳,猛烈的咳嗽牵扯到腹部的肌肉神经,隐隐作痛的下腹唤起唐精儿昨夜的记忆,她神色一怔,犹豫着掀开了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胸口果然又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刺眼红印。

      虽然这些印子都是她身上常有,可是每当目光触及这些红印子时,唐精儿的脸还是忍不住的变得滚烫起来,她急忙扯过锦被捂在胸前。

      浑身无力的唐精儿挣扎着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却是一件男人的白色衣袍,这袍子穿在她的身上就像是披着一张床单一般,衣袍上的气息让唐精儿的脸上又不由得一阵羞赧。

      “你醒了?”忽然,帐子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很快,帐子外的人便把帐帘给挂了起来,原来是唐甄的贴身丫鬟珠儿。

      “嗯。”唐精儿忍着身体的不适,有些尴尬的微笑应道。

      丫鬟珠儿昨夜一直等她到四更天,以前她都是三更就被人送回来了,珠儿还以为昨晚她出什么事了,正着急着,可是四更天的时候,却看到赵凛横抱着一头湿发的她回来了,先前去的时候身上的衣裙都不见了,身上只裹着一件男人的长袍。

      而以往赵凛都是让侍卫们送唐精儿回偏院,可是昨夜赵凛却亲自送了来,大半夜的看到从不会踏入偏院半步的王爷亲自抱着人回来,丫鬟珠儿可被吓得不轻,一夜都没睡好。

      “昨、昨夜”珠儿犹犹豫豫的问道:“昨夜王爷他又带你去试药了?”

      昨晚赵凛把人送回来之后就回去了,侍候唐精儿的时候珠儿看到了她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红印子,自然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珠儿察觉到最近唐精儿被折磨得很是频繁,几乎每夜都是弄得一身伤回来。

      在这昭王府生活的半年时光里,丫鬟珠儿是最清楚唐精儿是一直过着什么样的日子的人,赵凛的折磨,以及府上下人的冷言冷语,连身为丫鬟的她都觉得无法忍受,可是唐精儿却也总是淡然处之。

      “嗯。”唐精儿淡淡应道,那微微一笑之后,她的眼神便黯淡了。自从那日她从那口棺材中醒来,她的生活就像是翻天覆地了一般,莫名其妙的她就成了所谓的王妃。起初唐精儿还以为只是一场梦,可是现在半年时间过去了,这座王府的主人已经用了实际行动告诉她,这并不是一场梦。

      “你还好吧?”珠儿看到唐精儿神情木然,不忍心再问下去。

      珠儿是洛阳药师唐孤子女儿唐甄的贴身丫鬟,半年前,昭王府王爷赵凛为了给自己青梅竹**恋人沈沉月治病,威胁唐孤子拿出药王祖传下来的所谓神药,唐孤子无法交出,赵凛为了逼唐孤子拿出药来,让皇上赐了婚,假意娶唐甄为妻。

      本以为是风风光光的一件喜事,可是谁知,新婚当夜,赵凛竟然便拿唐甄试药,可怜的唐甄慌忙逃窜之时,不幸坠入河中。

      唐甄在昏迷了七日之后魂归西天,可就在为其超度之夜,唐甄却从棺材之中醒来,死去的王妃又复活了,整个昭王府上上下下都震惊不已,可是复活后的王妃行为举止均与昔日的唐甄的大相径庭,王府的人不清楚唐甄是什么样的人,可是自幼与唐甄一起长大的丫鬟珠儿却知道,复活之后的王妃,绝非是她家的小姐唐甄。

      “嗯,没事。”唐精儿抬头看了珠儿一眼,苦涩笑道,可是她心中的彷徨迷惘就像是这春日中的柳絮一般,想到赵凛的无情折磨,唐精儿深感无助。以往时候她总能够咬咬牙挨过来,可是昨夜赵凛的残暴,让唐精儿第一次心生绝望。

      “哎,珠儿,”唐精儿忽然叫住丫鬟道,她深知自己在昭王府一天,就一天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她暗暗下定决心要保全自己才行。

      “怎么了?”丫鬟珠儿好奇凑近问道。唐精儿抬眼看了她一眼,面色有些嫣红。

      “你们这有没有那种、呃、”唐精儿压低声音道,可话还没说完却不由得吞吐起来。

      “有什么?”珠儿歪着脑袋好奇道。

      “药,有那种药吗?”唐精儿小声道,她瞟了一眼珠儿,用眼神示意,可是丫鬟珠儿却带头愣脑的,不知所云,她只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还是纯真无邪的年纪。

      “药?什么药?你哪里不舒服?”珠儿语气紧张道,这半年唐精儿可是没少挨赵凛的打,可是唐精儿一贯不爱喝药,最不喜欢草药的味道,所以除非是受了严重的伤、痛的不行了她才肯用药,不然其余时候她都是宁愿咬咬牙挺过去,现在一听唐精儿说要拿药,珠儿便以为是她身上哪里痛得很。

      “哎呀,那种药啊,避、避孕的药。”唐精儿极力的压低声音道,她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声儿来的,要知道她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可是连个男人的手都没牵过的,可是现在张口就要避孕的,她心里怪难为情的。而虽然这事难以启齿,但是唐精儿发现以往赵凛都是挑准了时机的,可是最近他却几乎没了顾忌,唐精儿担心这样下去哪天保不齐肚子会多出一块肉来。

      “什么?!”珠儿听罢惊声道,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床上的唐精儿。

      “嘘!嘘!”唐精儿急忙噤声道,“嚷嚷什么啊你!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就告诉我有还是没有吧!”唐精儿翻了个白眼说道,她倒是从电视上知道一些所谓的古代避孕的方法,可是这事真轮到自己身上,她心底便虚了。

      “你傻啦!”珠儿急忙一屁股的也坐在床沿上,“那可是昭王爷,你若是有幸怀了他的孩子,那你这辈子可是享不尽福的!”丫鬟珠儿苦口婆心道。人人都知道昭王年过二十八但是一直没有子嗣,在洛阳药师的女儿唐甄之前,也未曾娶过妻子,那沈沉月虽然已经在昭王府十多年了,但是也一直没有生育,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给昭王生下一儿半女的,好母凭子贵,从此荣华富贵都享尽。

      “神经病,我连个正经儿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可能给他生孩子!除非我是脑子进水了!”唐精儿又是忍不住翻个大白眼道,娇俏的脸蛋上模样十分的灵动,“你赶紧去药铺给我问问,到底有没有药。”唐精儿急声催促道。

      “什么药?”正说着话,忽然屋外传来一阵男人的声音,那声音淡漠但是却带着威严,唐精儿听罢,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声音她自然是熟悉的,她万万没想到他会到这儿来。

      “王、王爷。”珠儿一看到正走进来的赵凛,吓得急忙站起身来躬身行礼道。

      “你、你怎么在这儿?!”唐精儿也吓了一跳,她一边紧抓着被子捂在胸前,一边皱着眉头瞪大眼睛道,她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眸中还带着几分怒气。

      “要拿什么药?”赵凛没有回答唐精儿的话,而是轻佻着眉眼问道,嘴角又是那若有若无的讥诮。

      “我、我”唐精儿被他的突然出现吓愣了,原本口齿伶俐的她一时之间也支吾起来。

      “你家小姐刚刚说要拿什么药?”赵凛见她吞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转而问向一旁的丫鬟珠儿,他语气平静,甚至还带着轻笑,但是却让人肝胆发颤,尤其是那一双好像能够洞穿一切的眼睛,总能让人脚底发寒。

      珠儿悄悄瞥了一眼唐精儿,也不敢擅自回答,她缩着身子站在一旁,吓得面色惨白的,腿脚也直打哆嗦。

      “不说?”赵凛幽幽笑问,那眼中的冷意渐渐深了,他背着一双手,玩味的瞟了一眼唐精儿,随后慢悠悠的朝那珠儿踱步去,那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他总是淡着一张脸,还浮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从不轻易将心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很少有人能捉摸得透这位昭王的心思。可是那唐精儿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在王府这么长时间,唐精儿已经开始有些了解赵凛的习性了,她知道他即便脸上笑眯眯的,但是也会直接拔剑刺穿惹他不高兴的人的胸膛。唐精儿紧张的看着赵凛的一举一动。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赵凛一步步的逼近丫鬟,还未有所举动,那珠儿便害怕得扑通一下的直接跪倒在地,口中不住的哭着求饶起来。

      “药是我要拿的,你吓她做什么!”坐在床上的唐精儿见状也慌了神,急忙跳下床来挡在珠儿跟前道。

      赵凛半垂着眼睛看着唐精儿,脸色淡然但却透着狠劲儿,而唐精儿看着他,心底却莫名烦躁起来。

      “我拿什么药关你什么事,难道你是担心我要拿了毒药来害你府里的人不成?”唐精儿冷冷反问道,她身上穿着宽大的衣袍,那长袍拖着地,衬得她整个人更加的娇小瘦弱。唐精儿说罢,不自在的瞥了赵凛一眼,她心底虽然烦躁,但是看到那男人的眼神依然狠厉,她知道如果不说出是什么药,他是不会罢休的了。

      “难道不是?”赵凛嗤笑反问道,眼中满是嘲讽。

      “你!”唐精儿听罢,气得说不出话来,看到他把自己当做小人防着,唐精儿心中气愤不已。

      “哼,你放心,我只不过是让丫鬟去找一副避孕的药罢了,你不要把这天下的人都想的跟你一般坏!”唐精儿气愤不过,她将头扭过一边,干脆一口气都说了出来,不再有什么顾忌。

      “你说什么?”赵凛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但是随即便平静了下来,他幽幽问道,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难道我这也有错不成?难不成你还希望我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唐精儿干脆破罐子破摔,气哼哼的说道,说着她耳根子滚烫通红了起来。

      “你身为本王王妃,为本王延诞子嗣本就是你的责任。”相对唐精儿的气愤,赵凛却显得冷静多了,他神情略有些恍然,但随即又有些怒气,他居高临下的瞥着唐精儿,冷笑道,但说完并不在意,眼里满是不在乎。

      “我呸!谁要给你生孩子!”唐精儿听罢满脸通红的啐道,也就只有她敢在赵凛面前这般撒泼了,虽然挨了不少教训,可是她却一直不怕。“要给你生孩子的在正苑住着呢!你以后没事就不要来我这偏院,我懒得扫晦气!”唐精儿狠狠剜了赵凛一眼,气哄哄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回床上坐着,神情别扭。

      “皇上宣了进宫赏花,赶紧收拾了出门。”赵凛冷眼看了唐精儿一眼,语气严肃的说道,似乎有些不耐烦,他也不再纠结那药的事情了,好像那事对他来说,只要确定了不是什么毒药他便也不在乎,对这些事他的态度冷淡得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进宫?”唐精儿愣道,她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出过这王府的大门,但也不想去什么皇宫里头,一个赵凛就已经让她够苦恼的了,她可不想再去认识他的那些哥哥弟弟们。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唐精儿翻了个白眼说道,刚刚心里一通气都还没散,现在他又命令了起来,唐精儿气愤的翻了个身重新躺回那床上,扯过被子盖过头,赌气不再理会。

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